10多分钟过去了

2017-12-06 01:55

20分钟过去了,欧阳兵突然想到仓库有进水的危险。可是,来不及了。赶到仓库门口,他使劲掩门,一股洪水从涵洞口奔涌而来,破门而入,把他冲出5米开外,摔倒在仓库里。

张文峰得知后,随即成立服务专班,开通办证绿色通道,安排专人上门指导准备相关资料,积极帮助他们与医院、卫生局等前置审批单位沟通协调,缩短审批办理时间。张文峰还多次上门,手把手教他们建立食品电子台账、设立食品临界专柜。

困难是山,服务是路。这是张文峰长期扎根深山,支持个私经济发展,打造服务型工商的体会。正是如此,他所在辖区内的市场主体增量年均达15%以上。

张文峰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,经常住院,几乎是郭安莉一个人照顾。2002年,女儿张馨仪出生,没有工作的郭安莉开始在外做点小生意、打零工,两口子都管不了孩子。小馨仪只好寄养在亲戚或同事家里。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三四年。但是不管在乡下,还是在所里,张文峰对女儿学习的辅导从来都一丝不苟。每次碰到不会做的难题,小馨仪首先是打电话向爸爸求助。

2005年,张文峰调到沙镇溪工商所。当时,所内唯一的工作车年久报废。到村巡查,他们只好借用摩托车。当年9月的一天,一场小雨过后,张文峰骑着借来的破旧摩托车,去磨坪乡谭家坡巡查。在崎岖的泥巴路上,摩托车突然熄火,张文峰猛地摔了一跤,左腿膝盖上鲜血直流。简单包扎后,他又继续巡查。

如今,这家超市已裂变成两家,年营业额突破300万元,带动了24个人就业。其5平方米的凉菜、卤菜专厅已经建成。老板周德发说,张文峰生前的最后一周,前来检查时提出,生食、熟食要分开经营,避免细菌感染。

没想到,第二天,他的腿肿得像根棒槌,无法下地行走。同事们安排他在磨坪集镇休息,轮流把水、饭送到床头。后来一检查,才发现伤口里藏着豌豆大的一粒石子。

沙镇溪工商所的老党员董远枝记得,张文峰骑着摩托车带着自己一起到白垭村去巡查,骑了两个多小时,爬到半山腰给一个经营户验照。下山的时候由于泥巴路打滑,车子一歪两人差点摔下山崖。

2005年11月,沙镇溪工商所来了两位陌生人。原来,他们夫妇打算开办一家超市,专门前来咨询如何办理工商营业执照的。这是集镇上的首家超市,可为居民的生活带来便利。

得知平湖大酒店损失最严重,除空调外,桌椅、冰箱等均被洪水洗劫一空……被困的服务员从梯子上爬出来才得以幸存。张文峰立即带领工商干部帮助清理淤泥,整理财物。

那场暴雨,对他曾有小小打击,但暴雨中得到的帮扶,对他的心灵却是一次洗礼。此后,无论是“5·12”大地震、玉树地震,还是镇里举行的资助贫困生活动,他总是走在捐款队伍的前列。

“他深山奉献19年,直到去年12月才调回县城。他欠对父母的孝,欠对妻子的情,欠对女儿的爱。唯一不欠的,是对红盾的忠诚。”秭归县工商局局长李传尧如此评价张文峰。

后来,张文峰带着工商干部,又出现在个体工商户的门口,逐一核实灾情,并鼓励他们振作精神,从头再来。

2004年5月的一天,妻子郭安莉突发肾结石,疼痛难忍,在家躺了一天,连给女儿做饭都很吃力。她打电话给张文峰,希望他请几天假回家照顾女儿。电话那头的张文峰说:“我在乡下检查,等忙完了就请假回来。”邻居崔大姐得知后,才赶紧把郭安莉送到医院。三天后,张文峰请假回家时,母女俩已在崔大姐的帮助下逃过了这一劫。

在养伤的一个多星期里,张文峰想得最多的,就是解决巡查的车辆问题。最后想出一个苦办法,职工自费购买3辆摩托车,公家每年给每人补贴油费1000元。“车况好了,跟头自然摔得少一些。”郑成说。

正当他绝望时,微弱的灯光下出现了两个人。“莫着急,我们来帮你搬。”他听出来者是一墙之隔的工商所所长张文峰,还有工商干部向飞。

更出乎意料的是,200多家受灾个体工商户,不仅按照受灾程度减免了工商管理费,还得到了工商所送来的慰问金。欧阳兵说:“500块钱慰问金,数目虽小,但是一种温暖、一种鼓舞。正是这种鼓舞,我才有勇气在半个月内重新营业了!”

10多分钟过去了,暴雨停了。缓过神来的他,开始转移仓库的百货。心想,砍了一冬的柴一火烧了,这次完了……

张文峰和向飞和衣跳进齐腰深的水,搬运漂浮的货物。看着眼前的两个泥巴人,欧阳兵热泪盈眶。

参与抢险搬运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,200多平方米仓库里堆积的百货,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。

这个所管辖沙镇溪、两河口、梅家河、磨坪4个乡镇,辖区总面积696平方公里,人口9.8万人,登记在册的各类市场经济主体2100多户。

现任工商所长向悬峰算了个账,每个工商干部承担多项岗位职责,人均监管市场主体200户,人均监管面积77.4平方公里,且仅有小车一台。

舍得“小家”,顾全“大家”。扎根基层19年,他欠对父母的孝,他欠对妻子的情,他欠对女儿的爱……

2002年6月9日19时许,乌云压城。日用百货批发部老板欧阳兵,刚刚收拾好零散货物,暴雨倾盆而下。

在距离秭归县城3个多小时车程的沙镇溪工商所(原陕西营工商分局),张文峰一干就是7年。

条件如此艰苦的乡镇,是张文峰的第二个“家”。和妻子一直两地分居的他,从未向组织主动提出要求回城。2003年,机构改革时,他由郭家坝工商所所长调到归州工商分局任副局长,也毫无怨言。

洪水无情地灌进了仓库。“那些货值十几万元钱,可是我6年来的积蓄啊!”从地上爬起来,欧阳兵不知所措。